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1142章 武士的猎场

咪乐|直播|下载网址 之所以把它称为“中国式”,是由于这类“内部人控制”形成的原因,不同于引发英美等国传统内部人控制问题的股权高度分散和股权激励计划,而是与中国资本市场制度背景下特殊的政治、社会、历史、文化和利益等因素联系在一起。

画地为牢(百炼成钢) Ctrl+D 收藏本站

“如果我说我能够扶持你,让你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比如说王将的位置,你的立场是否能够另当别论?”,手机视频里面的夏天自信满满,这样胸有成竹的声音带着一股独特的魔幻感,让黑将的心脏怦然一跳。

阿罪不急不慢的重新坐回到了沙发上面,双脚靠在茶几上面。

她美丽的双色瞳孔一直盯着手中削好的苹果看,如果一口一口的去咬一个苹果的话自己吃不完,但是如果用另外一种方式那就是截然不同的效果了,阿罪用刀子围着苹果一刀刀的切割下去很多裂痕,随后用手抠出来第一片吃掉,剩余的果肉只需要一片片的掰下来送进嘴巴里面就行,这种吃法阿罪是疗伤的时候跟着无暇妹妹学习的,特别方便,所有她吃的津津有味,根本就没有去注意那边的黑将一直还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

夏天充满耐心,静静的等待着黑将的回复。

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是不会让阿罪用实力去碾压这些上将的。

这些家伙们比老虎凶恶、比狐狸精明狡猾,表明上对你阿谀奉承,但是笑里藏刀,保不准什么时候就能够反水背叛,要将天门的势力渗透、安插在世界政府内部,这可是一次长期的合作,夏天必须保证自己找的人要绝对忠诚,所以他现在只有利诱,并没有去威逼,可以巧取,并没有去豪夺。

黑将的脑海里面反反复复的思索着利与弊的关系。

这是关乎性命的大事情,关乎主君重要发展的大事情,绝对不能够马虎大意。

“你从军是为了什么?莫非你还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真的是为了天下的黎明苍生着想?我真的不相信。”,夏天循循善诱般的说道“如果你真的是这样的一个铁血军人,又怎么可能大半夜的和别的女人厮混?黑将,我可是认真的调查过你,今年已经48岁出头的你,想要在政治和军功拔尖,已经是难于登天了。”

这番话说到了黑将的心坎里面,夏天继续“新人雨后春笋,老人惧怕地位受到冲击与动荡,将不断的打压新人,但是这并非是长久之计,而我,我之所以找上你们,是因为你们都有急于立功的心态。”

夏天坐在书房里面优雅的抱着手说道“恰巧,这也是我能够给予你们的。”

政绩?功勋?成绩?表率?甚至可以无限放到…梦想。

“我喜欢贪婪的人,更喜欢和贪婪的人打交道。”,夏天认真的说道“这样的人,最为真切。”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一直是单膝跪地的状态跟夏天沟通,黑将慢慢的站起身,坐在了阿罪的对面,一口一口的抽着粗大的雪茄烟,终于嘴唇哆嗦、眼皮跳动了两下说道“夏天主君,你给山猫和紫虎的条件,跟我一模一样吗?”

夏天低下头,外面刺眼夺目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耀进来,染指在夏天身上。

他的身影,在阳光中显得相当的温暖。

或许是被这份温暖促使,黑将急急忙忙的冲锋进入了卧室里面,将被阿罪吊在窗户外面的紫虎、山猫两名上将松绑,然后语速飞快的说道“恶鬼阿罪已经被我打败了,接下来我们要马上离开拉斯维加斯,山猫,我床边的抽屉里面有当地官员给我们的支票,你去帮忙拿一下,我现在马上联系直升机,快点。”

山猫点点头,用欣赏的眼睛看着黑将,他居然能够打败恶鬼阿罪。

转过身拉开抽屉,但是却没看到什么支票之内的,山猫嘀嘀咕咕的说“在哪儿?”的时候,身后猛然的传来一股迅猛的杀气,毕竟是上将级别,山猫猛然的回过头,只看到黑将握着他的武器斗舞剑杀气腾腾的朝着山猫刺了过来,内心一凉的同时,山猫的身体本能的做出了反应,硬生生的用双掌将斗舞剑的剑刃抓住,鲜血顿时喷涌而出。

旁边的紫虎看愣了,他响起了他们曾经站在百国国旗下面的宣誓:

“我黑将”“我山猫”“我紫虎”“我…”“今生今世为政治事业奋斗终生,以世界人民的安危幸福为己任,殚精竭力,死而后已…”,然后一群人面对面的敬礼,双双都能够从对方的眼神中读到浓浓的热血、干劲,这些年来风刀雪剑,哪怕是路途漫长,哪怕是前方白雪皑皑,携手一起共同面对,这份真挚的情谊,最终都敌不过贪婪的魔鬼。

山猫一介铁血军人,眼眶瞬间通红,声音中夹杂着哽咽“你要杀我?”

黑将沉默不语,任由山猫双掌被斗舞剑割裂开的伤口一滴滴的掉落。

“你结婚的时候我是你的伴郎,你儿子出生的时候我抱过他,你年轻重病入院的时候我也去过,我们这样深厚的感情,难道面对夏天的威逼利诱你就动心了吗?你现在告诉我…你要杀我?你要杀我!!!!”,山猫一声怒吼,不敢接受眼前的现实,黑将咬牙切齿的低下头不敢去看山猫的脸,只是一声大喊“紫虎,你还在等什么?”

紫虎的脸上首先是出现了一抹愕然的表情,随后顿悟。

刹那间,紫色的光芒猛然的一个闪烁,拳头上面戴着紫色的拳套,紫虎快步冲锋上来,大喊一声“抱歉”之后,右拳结结实实的冲刺了过来,“虎形夺命杀!”,拳套上面爆发出一股猛烈的气浪,接着这股气浪凝固成一个张狂的虎头,张开嘴巴之后,紫虎一拳头狠狠的冲击在山猫的肚子上面。

肚皮的部分在刹那间凹陷了下去,接着从山猫的背后一大股的鲜血激烈的喷涌出来。

山猫的眼珠都仿佛要从眼眶里面爆射了出来,只看到他的喉结猛然的滚动了几番,手掌顺着斗舞剑的剑刃慢慢的滑落了下来,继而无力的跪在了地上,他的嘴角出现了一抹讽刺的嘲笑,慢慢的咽气。

黑将看到他死亡之后依然爆瞪的眼睛,仰起头不断的摸着从眼眶里面溢出来的眼泪。

“行了,别哭了,到时候就将山猫的死亡推到拉斯维加斯的‘赌怪’身上就行了。”,紫虎拿起床单盖住了山猫的尸体,然后看着外面的景色,睿智的说道“连剧本我都已经相好了,我们在追捕赌怪的时候,山猫上将意外的遭遇到了杀害,世界政府会为她安排合理的悼亡会的,此时此刻我们想的,就是如何对夏天主君尽忠职守就行了。”

当时黑将问着夏天,你给山猫和紫虎的条件是一模一样吗?

夏天的回复是,山猫宁死不屈,紫虎可以用金钱买断,于是发生了接下来的一切。

至于赌怪是一个赏金八千万的在逃罪犯,夏天能够为他们提供线索情报,抓捕到他。

右手颤抖的黑将抽支烟说道“你不觉得,我们变了吗?”

紫虎低头,然后站起身准备想要离开。

“紫虎,你不觉得我们忘掉了本初,变得面目全非了吗?”黑将再度厉声发问。

“我在医院看着我老婆因为没有手术费死亡的时候,我对着百国国旗大喊着我没钱支付手术费的时候,我的本初在哪里?从今天开始,给我金钱的夏天主君就是我的再生父母!为此,就算变成曾经当初我最讨厌的样子,我也在所不惜。”

紫虎一拳头重重的憾击在墙壁上面,碎裂的墙壁破碎,被打出一个深坑。

看到阿罪之后,本来满脸愤怒的紫虎瞬间眉开眼笑的问道“阿罪大姐,需要为你换一款最新的手机吗?”,看到他那副谄媚哈巴的样子,黑将感到一阵阵的厌恶。

阿罪呆萌的看了看他之后拿起手机摇摇头“我觉得这个经典。”

“那就打扰阿罪大姐了,我们去抓捕赌怪了。”,紫虎再次狗腿的喊道。

他的年纪能当阿罪的爸爸,一口一个大姐叫的阿罪有些无可奈何。

“干活。”,紫虎对着黑将嚎。

“你攀龙附凤的样子真是让人感觉恶心。”,黑将鄙夷的看着他。

“兄弟,这就是生活,不是吗?”

帝家兄弟双雄争霸,夏天当然也没有闲着,因为目前为止来说,能够为夏天提供世界政府情报的人,只有皇甫龙斗,而且龙斗被人监视着,做不到情报的及时性以及有效性,世界政府牵动着整片世界的格局,也带动着整片世界的命脉,在里面,夏天必须要有一群为自己马首是瞻的密探,这些密探将为夏天带来第一手世界政府的最新情报,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

同样的,以前都是频频被找茬的天门,现在也能够有力的握紧拳头。

所谓的猎场,就是当猎人将一块区域自信的成为自己的主场。

在这片范围的猎场中,猎人就是神,他们能够用枪械去攻击那些彪悍的动物,能够用箭矢去射杀那些灵动奔腾的动物,猎人主宰这一切,他就是神,审判这个地方,无所不能,所有生命都他的一念之间,这是一种征服的欲望,更是人类心底里面隐藏的绝对…兽性。

相对于帝释天来说,他的猎场或许更加的有趣。

拉斯维加斯的某条红灯街道上面,商铺被制作成各式各样的玻璃门,来自各国不同肤色、不同身材的女人们站在玻璃房里面搔首弄姿,有的是撩起头发舔着红唇眼神勾人、有的则是脱掉衣物尽情摇摆婀娜多姿、有的则是如同野兽般尽情叫喊只求征服、有的则是扭动屁股抬起美腿丝袜亮眼,含情脉脉、娇羞可人的天性,在这些女人身上荡然无存。

帝释天享受的就是这种打猎的感觉。

他喜欢品尝不同的女人,每个女人身上都有自己的独特味道、身材都有独特的手感、做爱姿势都有独特的诱惑、身体部位都有独特的紧实、举手投足都有独特的风情,他挑选一个女人,只需要支付一笔很少的费用就能够短暂的得到她,但是那种享受的过程,才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第七次的尽情释放之后,帝释天的眼神看着这些女人就像是商品般,慢慢的变得索然无味,前方,一个踩着滑板的少年冒冒失失的冲锋过来,和帝释天撞击在了一起,随后喊着不好意思又踩着滑板快速的离去,帝释天骂了两声猛然的一摸口袋,糟糕,手机和卡包全部都被顺手牵羊,他猛然的回过头,那名滑板少年正好拐弯过一个街角。

好大的狗胆,连我的东西你都敢偷?

“哼哼哼…”帝释天一边冷笑一边快速的跟随上去。

前方的滑板少年滑动的动作更快乐,朝着后面看到帝释天的追捕,吓得大叫了一声。

“别跑啊少年,对于对金钱有着绝对痴迷的我,我想告诉你的是你偷错人了,傻瓜,哈哈哈…”,狂笑一声再次提速跟随了上去,却看到少年将钱包和卡包全部都交给了一个穿着斗篷的男人,男人将钱包里面的钱全部都给了他,然后当着帝释天的面将他的东西扔在地上,用脚底肆意的摩擦和踩踏着。

俗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如此对待自己的私人物品,让帝释天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怒意。

风渐渐的大了起来,穿着斗篷的男人淡淡的说“我们的主君让我们来一趟,给你打个招呼。”

居然是主君的人,帝释天的瞳孔收缩了一下,接着悠哉的笑了笑“怎样的招呼?”

“是不是像这样子的招呼啊?”帝释天的眼神在顷刻之间陡然的变得格外的狠辣,他一脚踏地身体朝着前方冲锋了过去,骂骂咧咧的吼着说“敢在我面前装神弄鬼,让我撕碎开你的斗篷看看你到底是人是鬼!”,烈风卷动,九阴白骨爪的几道风刃顷刻间就朝着前方的人飞舞了过去。

斗篷男人也丝毫没有任何的畏惧,朝着帝释天冲锋了过来。

“擦擦擦…”风刃在瞬间就将斗篷撕裂成粉碎,漫天的衣物碎片飘舞中,手持妖毒剑的毒心和帝释天的双爪“当当当…当当当…”在一声声激烈的碰撞声中连续不断的撞击在一起,毒心一阵迅猛的进攻,妖毒剑绽放出片片的剑光,他与帝释天的身体靠近,脸对脸对着帝释天笑道“嘻嘻嘻,我既然不是人,也不是鬼,但是你也绝对看不到我的真实面貌,嘻嘻嘻…”,说完双手猛然的用力,妖毒剑的风刃上面携带着一抹抹被毒液朝着帝释天舞动了过去。

帝释天飞速的后退着,妖毒剑狠辣他是知道的,也没有小觑。

金钟罩开,双臂交叉的帝释天周围卷动起来一抹抹金色的风浪,快速的形成了金钟罩将帝释天包裹在里面,前方毒液风刃乱舞斩击过来,顷刻间火花四散,帝释天双手再次释放开来,金钟罩带着滚滚的风暴将余下的风刃全部都震裂成粉碎,随后帝释天右手的手抓握成龙爪般,猛然的朝着前方一个推动。

“龙象般若功·無双·狂龙。”

金光闪耀,流光化作龙形缠绕在帝释天的右臂上面不断的卷动。

下一刻龙声怒吼,一条条的金龙顷刻间源源不断的飞舞出来,拉扯着虚空朝着前方的毒心舞动过去。

一黑一白的气息在毒心的身边缠绕。

“太极罩。”毒心全身都被黑与白交织的太极图案包裹住身体,狂龙一条条的撞击在太极罩上面,瞬间全部都被吸收的干干净净,帝释天的脸上露出震撼的表情,没想到毒心的实力如此之强吗?但是远远不止如此,太极罩在瞬间消散,毒心的身体犹如一阵龙卷风般的旋转到天空中。

“天外飞剑。”,旋转之中,一抹抹飞速舞动的剑影朝着帝释天飙射过去。

你真是让我火大…帝释天气的眼神通红,双手带着滚滚的阴气不断的乱舞,斩断虚空的声音中,九阴白骨爪绝命横扫,将飞舞过来的剑影全部都稀巴烂,随后帝释天抬起头,身体如同火箭般的冲腾而起,而此时此刻天空中毒心化成的龙卷风已经迅速的朝着他冲刺了过来。

龙卷风上面仿佛映照着一张恶孽般的小丑脸庞邪魅一笑。

“金钟罩·顶级大相公。”

“妖毒破裂·漫舞。”

只看到那帝释天双手顶天,一个巨大的金钟罩彻彻底底的防御住了自己,毒心冲锋上来,如同和尚撞钟般“咚”的一声狠狠的冲锋在金钟罩上面,随后龙卷风不断的旋转突击,“滋滋滋…”一股股刺眼的火花化作了漫天的火雨纷纷扬扬的降落下来,刹那间只看到毒心的本体从龙卷风中抽身出来,妖毒剑一阵横扫,所有的龙卷风全部都霸道的横扫过去。

帝释天的双手从金钟罩里面冲锋出来,借着金钟罩的爆裂将所有的龙卷风全部都扫荡成粉碎。

“九阴白骨爪·绝命横扫。”

一爪朝着下方的毒心甩下去,一个巨型的白骨爪被妖毒剑低档住后,毒心首先落地,帝释天接着落地,还未释放出霸道的招式,前方的毒心快人一步,妖毒剑朝着地上一甩,“咚咚咚咚…”一根根尖锐的木桩从地上不断的弹射出来,逼迫的帝释天不断的后退,气息一动,龙象般若功再开,双手推动出去,只看到一只巨象甩动着长鼻,踩踏在那些木桩上面,一路奔腾而过,将这些木桩全部都踩踏成稀烂。

“太极八卦图·封锁。”

毒心跃动到天空中一掌打在巨象的脑袋上面,黑白色的流光顿时染指流动出去,在巨象的脖颈上面形成了一个巨型旋转的太极图,将巨象彻底的封锁了起来,随后毒心再次飞速的旋转落地,摘掉了右手的手套,将手掌心放在大地上面。

“自然系木之能力·觉醒·草木皆兵。”

瞬间只看到大地像是被海浪染指般飞速的植物化,帝释天惊愕的瞪大眼睛中,植物化的木系能力将两旁的建筑、人、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染指,帝释天只感觉到一股木头的清香吹拂进入鼻子的时候,小丑毒心邪魅一笑

“木之能力·妖毒剑·融合技-木府剑阵。”

两旁被植物化的房屋和建筑在月色下面如同妖怪般的抖动着,快速的变成了妖毒剑的形状,密密麻麻,估计有成百上千把,一时间全部都朝着帝释天从两侧冲锋了过来,这一次帝释天的眼神中第一次出现了恐惧,先是一招金钟罩的大相公防御住自己的身体,随后身体的手指快速点了自己的六个穴位,被点穴的地方全部都闪耀出一抹抹的光芒。

“咚咚咚咚…”无数的木剑全部都撞击在金钟罩上面,赫然一震之后,金钟罩被残忍的撕裂成粉碎。

“六脉神剑·奥义·无名剑侠。”

与此同时,帝释天全身都在原地转动了起来,一把把五颜六色的剑影像是龙卷风般的缠绕与包裹着他,随后快速的朝着两旁冲击出去,“砰砰砰砰…砰砰砰…”六脉神剑与毒心的木剑源源不断的的撞击在一起,刹那间双双爆炸,流光溢彩之中树木的碎块到处不断的飞舞,也索性是帝释天这招确实够强,毒心的千百剑阵居然被击溃,但是帝释天自己也是累得不行,强行点穴带来的代价就是消除了木府剑阵之后他落地,捂着胸腔不断的咳嗽着。

一口浑浊的鲜血喷射而出,这可是帝释天难得的狼狈战斗。

毒心阴沉沉的笑着,手掌离开地面,植物化也收缩回到了他的身体之中“看来帝王将最近也是夜夜笙歌,身体状况大不如以前了呀,没关系,你放心,我是不会杀掉你的,夏天主君下达的命令就是给予你一个警告而已,在我面前,你的妖术‘枯木逢春’应该不好使用吧?嘻嘻嘻。”

帝释天的脸上滴落下来一滴汗水,他嘲笑毒心的大言不惭,也真的对毒心感觉到震撼。

他没想到天门武士现在已经这样强悍,已经到了和王将可以交手的地步了吗?

不愧为天门最强的武士团,帝释天欣赏的点点头。

“两位,我赢了,帝释天不仅不能秒我,还略显狼狈呢。”,毒心朝着上空大喊道。

由于建筑全部都被植物化,帝释天这才注意到有一棵耸立的巨木上面站着两个黑影。

一个带着头盔,长发乱舞,说了一句“臭家伙,人家还没使出全力呢,少嘚瑟。”

另外一个则是蹲在他身边,身体被陆非善的影子挡住,让他也只露出头顶上面的冰山一角,但是他双手抓着一根棒子,“嘿嘿嘿”的不断的狂笑,而且有些跃跃欲试的说道“我至尊宝也想要试一试。”

“金箍?”,帝释天看到他头顶上面的东西,愕然的倒退了一步。

随后转身就跑…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