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北一道川

咪乐|直播|app|SH 我敢说未来会有很多人爱它爱到疯狂。

2021-10-19 08:55:09  来源:各界新闻网—各界导报  


[摘要] 蟒岭山知道吗?在方圆数百里的商洛山间,它可是很有名的,于秦南豫西大地上,巍巍然然东西横贯,分开了长江黄河水系,为一神奇的分水岭,界中国南北。...

  □ 韩景波

  蟒岭山知道吗?在方圆数百里的商洛山间,它可是很有名的,于秦南豫西大地上,巍巍然然东西横贯,分开了长江黄河水系,为一神奇的分水岭,界中国南北。岭南岭北,古秦楚毗连之地,现在都属陕西商洛地区。岭南五县都为长江流域,独把洛南县隔到了黄河流域。可又因为秦楚气候兼而有之的独特位置,山水风景就数洛南这儿独好。传说中华人文初祖轩辕黄帝带领黄河流域的北方部落征战南方,经过洛南时,直看上了这里风景的美丽,不禁逗留,并命身边所带文史官仓颉造字记事。从此,中国有了最早的文字。

  在洛南县东,有道紧挨着蟒岭山的山川,叫杨川。杨川不大,只是个十几里深的山沟沟,但它以其桃花源般的幽静美丽而有名。

  杨川的山都是蟒岭山飞逸出来的余脉。一川两边东西向绵延的山,南边的山为阴坡,山质多为沙土,山上多长松柏,葱郁一派。北边的山为阳坡,山质沙石,山上多长栲槲之类杂木,秋来栲树叶黄槲树叶红,秋景绝佳。当然,冬来看南山,雪松雾景,非常壮观。若遇数九寒天,绝壁挂冰,壁立森然,让人不禁要为这鬼斧神工惊叹。

  杨川的水都是源自蟒岭山的清流。清流有声,潺潺有韵,一道道、一条条,汇涓成河。出川入沙河,北向融入洛水,向着黄河,一起奔向大海。

  随山移水转,川道曲曲弯弯,便也挪腾出了一个个敞敞亮亮的山湾儿。千万年的雨水积淤,以及杨川人的世世代代修造劳作,湾湾都是宜居人家的肥田绿水。人家皆坐北向南,依山拽襟地散落在向阳的北边山根,高树遮荫,绿竹掩映,只见一檐半壁。一般一个山湾儿就是一个自然村子。一道十几里的大川,有湾儿就得过河,不是列石,就是独木桥,能买起自行车,骑着也不方便。记得那时杨川人出川上集赶会都是靠双脚步行,十几里的山道上人排成了队,早上迎着太阳去,晚上背着月亮回来,慢是慢点,说说笑笑倒也是热闹日子。

  “杨川”之名的起源是一个谜,至今不得其解。有人问过我,杨川一定是姓杨的人多。其实不然。倒是韩姓最多,过去就有“韩半川”之说。杨川没有姓杨的这件事我小时候就问过幼儿园老师。老师说,那是因为杨八姐走过这里。是的,在杨川有一个家喻户晓的传说,说的就是杨八姐领兵过杨川的事。在杨川的西南端,有个村子叫 沟,过去是洛南三要到丹凤楼道的必经之地,也是兵家必争之地。 沟沟口,悬崖壁立,石径盘旋如山岚缭绕。传说宋朝杨家将之杨八姐带兵从中原宋城出发征战,过杨川 沟,于石径险处勒马回望中原,拉弓射出一箭,箭落陕西与中原搭界处,在一山岭上箭穿深痕,此岭就叫了“箭杆岭”。现在箭杆岭西是陕西,东是河南。当时杨八姐由于用力过猛,使坐骑铁掌竟在沟口的石板路上留下一串印痕十分清晰的马蹄印子,这地方也就叫了“马蹄子”。现在我当然知道这传说不是真的,因为杨八姐在《杨家将》里本是虚构人物,真实的历史上就没有杨八姐其人。弄不清楚的传说,也就成为另一种神秘,留在杨川人的心思里。

  小时候奶奶告诉我,说杨川不缺柴火不缺水,湾里淤土能养人,啥都好,就是偏僻招抢贼。杨川人为防土匪抢贼,在蟒岭山上修建了坚固的石寨子,土匪抢贼来了,男女老少就带着细软值钱的东西进寨子躲避。那些像围城样的石寨子现在还在呢,依然向后人讲述着杨川人过往的艰难与心酸。

  “要想富,先修路”,1975年杨川始有通车的路。1985年杨川有了环村公路,2000年环村路又得到了拓宽硬化。2014年杨川通了班车。杨川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和全国一样,半个世纪走过了几千年的路。

  现在的杨川,城里人有的,杨川人也有;城里人没有的,杨川人也有。比如,冬天还能睡上热热的土炕;做饭,除过电器,还喜欢用柴火。用铁锅柴火做饭,那烟火是一种特别的暖呢!

  时光会老,烟火不老。每每在家,我依然会独自爬上山巅,望着夕阳的斜晖笼罩着整个杨川东西,袅娜多姿的炊烟升腾缭绕,似乎我的鼻息所到之处,就有浓浓郁郁的草木清香逸散着,抚慰着流转的时光,抚慰着我不老的梦想迷离……

编辑: 张洁

相关热词: 商洛 黄河
分享到:

以上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网只是转载,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稿酬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电话:029-63903870

本网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版权均属各界新闻网所有,任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或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各界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 2006-2020 gj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陕ICP备13008241号-1
百度